帮助中心

中国反腐,奢侈品躺枪,洋集市轻奢品大行其道

自“表哥”事件后,中国网友们盯着新闻照片中官员穿着的奢华程度以猜测当事人是否存在腐败,已经成为另一种“新常态”。进入2015年,这样的情况仍在继续,从身穿万元Moncler羽绒服视察火灾的哈尔滨市委秘书长石嘉兴到穿毛领大衣受审的前扬州市环保局局长金秋芬,“微博反腐”始终是网友最乐于参与其中的娱乐项目之一。

正是从中央到民间的巨大反腐浪潮,过去两年多来最受伤的“大老虎”除了落马的中共高官外,奢侈品行业算是另外一只。

新年里Burberry和Richemont的三季度业绩报告再一次证明这一点:奢侈品行业是中国政府致力反腐躺枪的一只“大老虎”。

2012年“9•11”纪念日,英国品牌Burberry发布同店销售零增长的预警,该公司股价暴跌超过20%,并导致当天上市奢侈品集团股灾。此次预警印证了时任公司首席财务官Stacey Cartwright在两个月前的言论:“我们看到中国礼品市场的放缓,今年晚些时候中国也要换届,我们认为中国消费者在此之间会担心支出。”

中国知名时尚评论人洪晃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她的一个在奢侈品公司上班的朋友的感觉不好,因为“只要山西煤矿出安全事故,我们太原店的生意就会大涨。”这个例子鲜活地表明了奢侈品在中国市场的特殊性。礼品是中国奢侈品市场最重要的一股消费力量。这背后同样有数据的支持,据中国无时尚中文网调查,2013年,中国高端百货市场购物卡消费占比额从2012年的30%直线下降至15%左右,2014年更是接近10%。一些财经评论人士将中国百货业凋敝归功于马云,殊不知真正的幕后“黑手”其实还是反腐。

当全球三分之一的奢侈品市场震慑于反腐的巨大压力之下,可想而知定是一片凋敝景象,但整个奢侈品行业对中国反腐预估不足的被动等待策略则是雪上加霜。

与此同时,轻奢品一词则大行其道,洋集市的轻奢品销售也节节攀高。轻奢品既保持了品牌的魅力,又不显张扬,其价位也是普通白领就能受得起。


洋集市轻奢品专柜